明星拍床戏另一半啥反应? 杨幂放心 文章探班

《叶问之终极一战》剧照。

张智霖

《Hold住爱》剧照。

杨幂

《青春期撞上更年期2》剧照。

文章

  正所谓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。明星们在演艺江湖里混,常常要“受命”在大银幕、小荧屏里谈情说爱,甚至不惜与别人“亲热上床”。而身为这些明星的另一半们,虽然都明白这些只是因工作需要的“逢场作戏”,但还是会有自己的一番态度,有的严令禁止,有的现场监工,有的却只有在事后小抱怨……

 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蔡慕嘉

  豁达型

  袁咏仪和黄秋生“上床” 张智霖:你玩得开心点

  近日上映的电影《叶问之终极一战》中,黄秋生不仅与周楚楚饰演的痴情歌女“珍妮”有亲热场面,还和在片中客串扮演叶问妻子的袁咏仪有一场床戏。黄秋生日前大赞和袁咏仪的合作亲密无间,“一见面我们就不用多说什么,连试演都不用,一到位就有老夫老妻的味道,导演一喊开始,拍两下就收货了”。

  不仅如此,黄秋生还对记者大爆料说,正当他与袁咏仪准备拍床上亲热戏时,袁咏仪的老公张智霖(Chilam)“凑巧”打了个电话过来,“我们准备拍片中那场温馨床戏时,Chilam突然打电话来问她正在干嘛,她对着电话大喊‘准备和别人上床’,最搞笑的是Chilam居然回她‘那你玩得开心点’。”

  刘恺威与“宅男女神”亲热 杨幂放心不监场

  “情侣档”杨幂和刘恺威多次在戏中“奉旨谈情”,但难免也会有“小三”插足的时候。日前,在由两人主演的电影《Hold住爱》中,杨幂和刘恺威这对“小夫妻”的感情就受到了周秀娜插足的威胁。周秀娜笑说,片中自己饰演的“方萌”就是专门让杨幂吃醋的,“我的角色有点像间谍,专门负责给小幂饰演的周静、恺威饰演的陶小磊制造矛盾。”性感的周秀娜一直是众多宅男心中的女神,甜美的外貌和姣好的身材俘获不少粉丝的心,而在这部电影中,她和刘恺威既有吻戏又有床戏,大家不禁好奇,杨幂会怎么想?刘恺威表示,不管是吻戏还是床戏其实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激情,吻戏虽然会比较浪漫,但床戏非但不激情,反而搞笑异常。他透露拍床戏时自己与周秀娜并无太多身体接触,所以女友杨幂当天也没有前往片场探班,“因为真的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,那场戏其实特别搞笑,我们也没有什么身体接触,拍完之后所有人都在笑”。

  紧张型

  马伊琍和杜淳拍出默契 文章来探班“被赶”

  由马伊琍、杜淳主演的《青春期撞上更年期2》正在东方、天津等卫视播出,这部续集讲述的是邓家齐、贺飞儿走入婚姻生活、当上父母后的蜕变经历。与马伊琍再次搭档合作,杜淳表示两人已经很有默契,“过去我们有互相熟悉的阶段,现在直接演就行了,也不用适应对方的习惯”。不过谈及和马伊琍拍摄3场“床戏”,杜淳却表示压力非常大, 因为马伊琍的老公文章总是来探班,“我们的床戏比较简洁,也不敢擦出火花,文章在一边呢,真不敢……有一次和马伊琍拍床戏,正好文章来探班,我赶紧让人清场,请文章出去——他在场我压力大啊。”

  汤盈盈“色诱”郭晋安 钱嘉乐会“吃闷醋”

  近期喜获女儿的汤盈盈和钱嘉乐,幸福甜蜜晒出面。不过,前段时间热播的TVB剧《老表,你好嘢》中,身材火辣的汤盈盈却有一段“色诱”郭晋安的戏份,又是煲汤又是喂蚝,更要双脚擒住郭晋安,场面十分惹火,甚至引来观众投诉。虽然钱嘉乐不曾公开评价这场大尺度戏份,但汤盈盈此前曾透露说老公知道了有些吃醋,还笑言希望播出的那几天有球赛看,这样老公就不会留意到剧集中的激情场面。不过现在有了宝贝女儿“转移视线”,盈盈应该不怕乐乐投诉啦。

  大S吻帅哥“艳福不浅” 汪小菲要求回家重演

  晋升“汪太太”后的大S将《大武生》作为自己婚后的“息影作品”,拍完后就专心做贤妻。不过在片中,由于自己与吴尊、韩庚两位大帅哥都有亲热戏份,搞得老公汪小菲紧张兮兮,不仅前往现场探班,还隔墙窃听。连大S都笑言,“我感情戏挺多的,但老公来探班,反而他们两个人都不敢演了”。大S甚至透露,回家后汪小菲还要求她重演一遍给他看,间接向老婆索吻,真是恩爱夫妻羡煞旁人,难怪大S现在都不接戏了。

  专业型

  张雨绮拍情欲戏顾虑多 王全安现场“调教”

  身为导演夫人的张雨绮,此前在王全安执导的电影《白鹿原》中竟有好几段火辣辣的激情戏。谈到在老公的“监视”下拍激情戏,会不会觉得放不开和不好意思,张雨绮曾大方地表示,“他是导演,我信任他,我就要投入地演,演出他想要的感觉。拍摄时我也有很多顾虑,中间有一场戏,我穿了一件肚兜,有点怕走光,但后来跟导演聊了些,也就放开了演。”

  看着老婆和别的男人“亲热”,王全安是怎么样一种态度?在该片曝光的相关纪录片里,曾有一段是王全安亲自调教张雨绮、段奕宏、成泰燊演绎激情戏的幕后花絮。谈到片里的激情尺度,王全安则坦言,情欲戏无论对于原著还是电影来说都是无可回避的部分,“这部电影首先讲土地、讲生命力跟繁衍的关系,情欲这个东西,其实在我们人类也是一个最需要、最普遍的一个东西,它可以表达得很优美,是很天然和很正面的东西,这是我们能够做到的,这部电影也确实做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