严歌苓:中国编剧稿酬高 比在好莱坞拿得多多了

  严歌苓亮相上海宣传《娘要嫁人》 摄/肖执缨

  蒋雯丽(右)在《娘要嫁人》里的表演受到严歌苓称赞

  严歌苓和张艺谋

  严歌苓称自己的《危险关系》剧本最终被改得面目全非

  46集热播剧《娘要嫁人》今晚在东方、天津、深圳三大卫视播出大结局。该剧讲述漂亮、能干的齐之芳在30岁失去丈夫后,不得不带着三个儿女艰难度日,并与消防队队长肖虎、老干部李茂才以及文艺知青戴世亮产生感情纠葛……

  应东方卫视的邀请,该剧编剧、著名作家严歌苓日前从美国回到故乡上海接受媒体访问。根据其原著改编的影视作品有很多,如电影《天浴》、《金陵十三钗》,还有电视剧《小姨多鹤》、《铁梨花》等;同时,她自己也当编剧,除了这部《娘要嫁人》,还有电影《梅兰芳》等。

  面对记者,严歌苓侃侃而谈,内容包括国内编剧现状和自己在海外的生活。对于自己的作品《小姨多鹤》(卫视上星版)和《危险关系》(由章子怡、张柏芝、张东健主演的电影)被片方删改,她则表示气愤。

  【关键词:新剧】

  “对于父母这一辈人的感情,我们要尊重”

  羊城晚报:《娘要嫁人》创作的初衷是什么?

  严歌苓:现在中年女人的爱情戏还不是很多,所以我就想写这样一个情感故事——特别是寡妇。在那个年代,这样的女性争取自由恋爱,是比较矛盾和挣扎的,她的一生多数时候都被社会舆论所困扰,但她最后坚持了自己的爱情。

  羊城晚报:由蒋雯丽当主演是你选的吗?你觉得她表现怎样?

  严歌苓:我没有选择,编剧很少干涉制片方的选角。她演过我的《幸福来敲门》,所以我挺认可。蒋雯丽身上有着不被岁月改变的单纯、善良,而且眼神里有一种多情的东西,形象漂亮,岁数也适合。现在看来,蒋雯丽演得非常好。

  羊城晚报:有观众说,那个时代不可能会有复杂的爱情,你怎么看?

  严歌苓:从上世纪60年代跨越到90年代,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,她的身上折射出很多历史问题,比如自然灾害、“文革”等。其实齐之芳没有同时爱上三个男人。一开始她爱的是年轻的戴世亮,后来断了念想,被推到李处长身边。但她很挣扎很纠结,不想为了生活委屈自己。

  羊城晚报:现在这部电视剧快播完了,它究竟想传递什么样的信息?

  严歌苓:对于父母这一辈人的感情要尊重,他们不是失去另一半之后就不可以再追求感情了。孩子都是比父母自私的,这也是我个人年纪大了之后体会到的一个问题。很多孩子要求自己的母亲只能是母亲,我的父母也离异过,所以我很知道这种感觉。剧里有句话,大毛对他母亲说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爱情?爱情是我们的事!”

  【关键词:生活】

  “中国人有聊天文化,无形中我知道了很多故事”

  羊城晚报:您每天工作和生活的时间如何安排?

  严歌苓:每天工作10个小时左右。早上送孩子上学遛完狗,等到孩子放学,这中间就工作了六七个小时,放学后阿姨带孩子学中文、弄功课,就开始做晚饭;收拾完后孩子去睡觉,我就又开始写作。

  羊城晚报:在美国的生活比较简单,哪里来的创作灵感?

  严歌苓:我一个礼拜看两三场电影,读读书,和朋友结交,他们会把故事传递给我。中国人有聊天文化,无形中我就知道了很多故事。我有一只同情的耳朵,抱怨、憎恨的人会打开我的耳朵。

  羊城晚报:您怎么看待美?

  严歌苓:美不是懒人的事。我的房间里总是很整齐地摆着鲜花,要的就是有一份心,对自己有要求。如果你整天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形象,那对孩子会造成什么印象?有趣味的人穿块破布都可以穿得很好看。所以我倡导美,爱美无罪。

  【关键词:编剧】

  “我非常希望影视观众变成我的小说读者”

  羊城晚报:您是怎么进入电视剧编剧这一行当的?

  严歌苓:当时我刚好写完了电影《梅兰芳》的剧本,有个朋友拿了个本子给我看,让我帮着改一下。我一看,一页就那么几行字,这就叫电视剧剧本……这么简单啊。那个本子基本上死了,没法改,我就重新写了一份。

  当时写得很快,一天一集——就是写《幸福来敲门》时误打误撞地进入电视剧编剧行当。结果大家不让我停下来,这个制片是我的朋友,那个也是,都来找我写。我始终是坚持一年写长篇(小说),接着第二年写剧本,轮着来。我还是写小说更加擅长,常常写人物的内心世界,这些在影视剧里会受到限制。

  羊城晚报:今后还会再写电视剧吗?

  严歌苓:现在我的很多小说被改成影视剧,有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,我希望每部文学作品都有它的生命力,而不是借助影视的形式活下去。不过,现在整个世界都是新媒体,包括微电影、手机小说,在这种情况下,我非常希望影视观众会变成我的小说读者,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推广纯文学的路子。

  羊城晚报:您的作品大多以女性为主角,为什么?

  严歌苓:因为首先自己是个女人,有很多女朋友会把经历告诉我,自然而然就搜集到了人物的素材和细节,久而久之这些就变成了小说或者戏剧。不过我不只写女性角色,《陆犯焉识》正在准备拍成电视剧,它就是以男性为主人公的,杨澜说这是我“最成功的一部作品”。

  “《危险关系》的台词改得傻死了,像高中生说的”

  羊城晚报:好像没看到过您为电视剧作过宣传,这应该是第一次吧?

  严歌苓:我是第一次作这种宣传,这里面也有私人原因——陈冲在这里,我想来看看她。

  羊城晚报:内地电视剧现在模式化严重,您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  严歌苓:这事我听说过了,电视剧里一年要杀死几亿个鬼子……模式化了其实很恐怖。有些剧目不容易被通过,大家都争着去做保险些的剧。中国的编剧和导演都在非常窄的一条路上工作,他们的成功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事情。

  羊城晚报:说到《陆犯焉识》,据说张艺谋想将你的这部小说拍成电影,陈道明当主角?